三星堆解谜之钥是什么?古蜀语研究专家密切关注考古进展:若出土文字,意义重大

[业界动态] 作者:字体学者 浏览次数: 21/03/24 15:35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三星堆再醒惊天下,一些谜图正逐渐揭开,也给世人抛出新的待解之谜。而在诸多的谜题之中,有一个问题显得比较核心:三星堆文明是否有文字?如果有,最新考古挖掘是否有发现文字的可能?如果发现了可以破解的文字,将对破解更多的三星堆之谜,比如美妙绝伦的重器为何会被掩埋地下,又是什么原因使得如此发达璀璨的文明戛然而止突然消失,起着重要的作用。

文字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最重要的标志之一。一直以来都受到考古界内外的高度关注。在此前三星堆遗址发掘过程中,并未发现类似甲骨文、金文和战国文字等成系统的文字,只是在其出土的陶器、金器、玉器等文物上,发现少量不规则的符号,而且多为一器一符号。3月20日,三星堆考古研究所长冉宏林,在“考古中国”重大项目三星堆遗址考古成果新闻通气会上,向媒体透露目前考古发掘进展时说,目前在三星堆还没有发现文字,但是在遗址里发现有在很多陶器上面有刻画符号。“我们倾向于认为三星堆遗址是有文字的。”

出土文物都是珍贵的遗产,也是重要的学术研究材料。考古发掘的进展,也牵动着在古蜀文化研究领域一直默默耕耘的学者们。

“蜀地文字研究,将是今后若干年古蜀文化研究的‘牛鼻子’“

此前在三星堆发掘的少量符号,经专家考证后普遍认为,这些单个存在的图案或符号只能算是一种文字画,还不是真正的文字。“从原始社会到文明社会的诸多门槛标志,城市、宗教、 冶金,三星堆都有了,就差文字。如果这次发掘能发现和解读出来一连串或者成句的文字,意义将更加重大。”西南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巴蜀方言与文献研究中心主任汪启明教授正密切期待最新的考古进展,“希望能发掘出文字来。这是我最期待的。文字对于破解很多谜题,都大有帮助。”

在长期致力于古蜀语研究的汪启明看来,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是最终把人和动物分开的根本标志之一;而记录语言是文字的基本功能,文字是符号的符号。要真正有效研究古蜀文化,离不开对古蜀文字的研究。“文明社会的标志包括城市、冶金、宗教礼仪和文字符号等。蜀地文字研究,将是今后若干年古蜀文化研究的’牛鼻子’。”

此前三星堆出土的7个符号吸引世人试图破解

自从上一次发掘出的三星堆7个符号公布于众以后,吸引着很多人试图破解其含义。其中包括彝族古文字学者,认为那些是古彝文字。

2010年,有一则报道称,一些彝族学者先后在凉山的6个县市请教过数10位名气很大、很专业的彝族毕摩和能准确识别古彝文的民间人士,他们都能够对照毕摩经书对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几十个图符进行了识读和释义。认为三星堆发现的神秘字符是古彝文。对此,广汉市文物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解释,三星堆现在已发现的刻划符号只有7个。其他的图符是“巴蜀图语”。三星堆的符号和巴蜀图语有相似性,而且在展厅里把三星堆发现的7个符号和巴蜀图语放在一个版面上,让一些学者误解认为巴蜀图语是三星堆出土的。“巴蜀图语”不是三星堆遗址出土的,而是三星堆周边一些地方陆续出土的,属于战国到西汉之际巴国与蜀国青铜器等器物上的符号。

认为三星堆出土的7个符号是古彝文,这种说法并没有得到学界的普遍认同。在研究古蜀语的汪启明教授看来,“我不认为那是古彝文。判断是不是文字,是有比较明确的标准的。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文字需要有明确的表意,跟出土文献相应,有一定的上下文,在各地多处出现 。而且文字必须要表音。否则很可能就是文字画,文字的雏形。甲骨文之所以是文字,因为那是一片一片的,很多字连得起来,能形成意义,而且有形声字 。”

铸造术为何高超?青铜器如何凿孔?

诸多未解之谜,期待文字被发现

三星堆遗址年代久远,出土文物器型硕大造型怪异,器上图案又细致入微,制作工艺水平高超,也让人无法理解,加之与中原出土文物有较大的差异,因而引发了众多猜测。他们是外星人?是《山海经》记载的神话传说的原型?有学者认为三星堆跟西亚早期文明有联系。理由是黄金面具、黄金权杖、青铜神树这些东西跟苏美尔和古埃及文明有一些相似性。

在2018年出版的《中上古蜀语考论》中,汪启明通过古蜀語文献的研究得出结论认为,“蜀地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蜀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蜀语是汉语的前身华夏语的源头之一“。汪启明教授也格外关注这次三星堆最新考古最新发现成果的公布,“此前,对三星堆文明的解读,一直有比较多的不同说法,认为巴蜀文化是独立的或者是域外传进来。此前三星堆发掘的龙、跪坐人像、玉琮、陶豆已经充分地证明蜀文化与中华文化的相似性;这次三星堆考古发掘成果,比如最新发现的云雷纹、 跪坐人像、玉琮,同样与中原文化有不少相似处,也有自己的特点,再次力证古蜀文化是华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文明是多元一体的。”

早在多年前,1、2号祭祀坑被发现时,外界就一直在猜测,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之间有无关联,是否存在密切的联系。汪启明特别注意到这次出土的重量级器物黄金面具残片,“这个黄金面具跟金沙出土的黄金面具 ,外形非常相似。金沙遗址和三星堆遗址之间的联系更加明晰了。”

但是,三星堆至今还留给我们很多很多目前未解之谜 ,“比如铸造技术如此高超、焊接技术,那么高的黄金含量,高达85%,青铜器上凿出的各种孔,当时是怎么做到的,这是至今每次想起来都令人震惊不已的。”

在汪启明看来,三星堆文明的人肯定是有语言的,“比如那么高级的冶金工业,工作搭配,需要沟通。至于有没有文字,我也认同考古专家的说法,认为三星堆是可能有文字的地方。我非常期待最新的考古进展。希望能挖出来文字来。如果有文字,那就太厉害了,解决源和流的问题。因为文字的表意特别确切,通过文字就能知道他们的生活状况,语言状况。 很多谜题就能破解。”

川博副院长、美术考古学家魏学峰也对文字感到很期待,“一直以来,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礼器,跟中原出土的青铜器在形制上并没有太大差别,为什么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礼器上没有文字,这一直都是一个谜。如果这次能发现有文字,那将是具有颠覆性的突破。”

点此关闭窗口

快捷键ESC

手机浏览更方便:

三星堆解谜之钥是什么?古蜀语研究专家密切关注考古进展:若出土文字,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