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的汉字二次简化,虽然失败,但很多人的姓氏由此改变

[业界动态] 作者:匿名 浏览次数: 20/11/16 15:31

字如其名,经艺之本,王政之始,前人之所及,后人之所及,认识古。

作为记录和传播知识文明的载体,汉字必然会随着数千年的历史变迁而发展和演变,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从结绳记事,仓颉造字,到商代甲骨文,再到后来的金文,篆书,隶书,楷书,草书,行书。现代新文化运动和新中国汉字简化运动推动下,形成了今天的通用中文简体字。从总体上看,汉字的演变道路,虽然偶有繁化,但总体上遵循由繁到简的规律。

19世纪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清朝腐化堕落,西方列强入侵,人们把“内忧外患”说成是“国将不国”。为了拯救这个国家,许多爱国的进步人士进行了无数次探险。汉字改革问题与国民教育密切相关,因此受到人们的关注。

陆费逵在1909年就指出:「教育之盛衰,人之愚昧,皆视乎识字之难易。」他认为,要普及教育,就得推广更方便、好记的俗体。

在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等的推动下,陆费逵

这一观点得到许多人的支持,掀起了汉字改革的热潮。但由于国民政府缺乏坚定的支持,加上各派别意见不一,造成汉字简化改革的阻力大,发展慢,后来更因抗战爆发而中断。

新中国成立于1949年,百废待兴。孙中山曾说:“人之所欲,百事皆举,百事皆举,百事皆富,必无谋也。”而且当时中国有将近80%的人是文盲或半文盲,建国之才在哪里?为了使国家富强,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扫盲”。文字改革也随之提上了日程,经过讨论,决定以汉字简化为主要改革方向。一九五六年,汉字简化方案经多次起草、修改,于一九五六年正式发布,标志着汉字简化在我国的正式实施。

50-60年代著名的汉字“一简”,虽有其不足,却已完美无缺,此次汉字简化十分成功,为我国简体中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动荡的十年来临之际,汉字简化略有停滞。

直到一九七三年,经中央同意,文字改革委员会才恢复,重新进行汉字简化,即汉字“二简”。但“二简”改革并未取得“一简”的成功,而是遭到了多方的批评和反对,于1986年正式宣布废除。

汉化方案:

“二简”改革的失败

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从1973年开始着手起草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1975年正式定稿,提交中央审定。

当时草稿中共有412个简化字,中央对这一结果表示不满,希望增加一些简化字来代替。这一观点也让“二简”改革开始逐渐脱离了初衷。委员会可谓绞尽脑汁,想增加更多的简化,但事情远比想象的要难。

《一简》改革中,已对大部分民间流传的俗体进行收集整理。新近收录在《二简草稿》中的简化字,已是经过“三尺掘地”筛选出来的民间俗体。若再增加,则只能生造。并且许多常用字经过“一简”改革已经非常简约,再简约恐怕会“伤身”,“面目全非”。

经过两年多来的反复修改,二简草稿终于在1977年12月获得正式通过。十二月二十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等都在报纸上刊登了这一“二简”方案。第二天,《人民日报》开始试用简体字来刊登。一九七八年三月二日,教育局宣布开始试行教科书二简字。

但是,“二简字”的尝试却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批评,其中,著名的语言学家周有光对“二简字”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认为许多“二简字”纯属生造,有些缺胳膊少腿更是难看难认。

像「病」、「部」、「头」、「街」、「雄」等字,也有将许多同音字用一个简化字来表示,如「芭、笆、耙」、「头」、「胧」、「豆」周有光

总而言之,这些词为简而简令人心力交瘁,反而加重了人们的学习负担。周有光还与胡愈之、王力等23人联名致函,要求停止使用草稿一中所使用的简化字。1978年4月,在外部压力下,国家开始宣布停止在报刊、教材和书籍中使用“二简字”。

同一年,文改委员会对草案进行了新的修订。王力等领导提出“二简”应遵循简约与合理的原则,切忌简单化。很遗憾,这些原则在修订草案期间没有得到充分实施。

1981版二简修订本终于修订完成了,这份草案在征求各方面意见时得到了比较积极的反馈,但是在以后的几年里,各方面的意见分歧,导致最后的方案无法达成。并且由于“二简字”在民间已出现了文字混乱,认识困难等现象。

最后,国务院终于在1986年批准正式宣布废除二简。此时,将近十年的汉字“二简”改革正式落幕,并宣告失败。

王力

汉字“二简”的影响及反思

汉字“二简”虽然失败了,并频繁被叫停,但部分“二简”已经在民间流传了近十年,留下了不小的影响。举例来说,炖(炖)、咨(炒)、橘子(橘子)等就成了今天的标词。也有民间现在还会用到“鸡旦”、“早鱼”、“仃车”等词。另外,上世纪70年代汉字二次简化已经改变了许多人的姓氏。比如“萧姓”改为“肖姓”,“阎姓”改为“闫姓”,“蓝姓”改为“兰姓”,“傅姓”改为“付姓”,“詹姓”改为“占姓”。这种二简字使用时间长,也已成为标准姓氏,导致许多家庭出现父母子女、兄弟姊妹不同姓的现象。有些重视家族传承的家族在修改族谱时,也曾努力将其统一恢复到原来的姓氏。

19年,就是山东省济宁市韭菜姜村的戴姓一族向当地派出所递交了集体改姓申请。结果发现,由于在“二简”改革时期,他们的“戴姓”被改为“代姓”,从而造成了一族的姓氏差异,给村民带来了不少麻烦。三十七年过去了,在警察局的帮助下,村民们终于集体改了姓。尽管二简字及时止住了,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但其失败之处仍值得我们深思。二简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不遵守“一简”的规律性、稳步前进的原则,片面追求简约写字、操之过急、生硬删改,最终导致改革失败。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提一下汉字的“简体字之争”。从古到今,汉字繁简之争从未停止过。古代官方不承认民间流传的简体字,称它为“俗体”,认为它难于上青天。

1930年代,国民政府在准备推行第一次简化汉字试验时,遭到戴季陶等人的强烈反对,反对者认为简化汉字会破坏中国文明,危害国家根本利益,因此,国民政府必须停止对简化汉字的改革。

一百多年过去了,繁简之争也不绝于耳。繁体字学派认为繁体字是正统汉字,简体字汉字抹杀了汉字的文化内涵和艺术精髓,甚至有人叫嚣“简体字是文盲才用的”。简单主义认为,执著于繁体字的人非常迂腐,不懂得变化与发展。

作者认为,文字作为沟通与记录的工具,应该以功能为主。简明扼要符合文字演变的规律,有利于知识学习、汉语普及和中国文化的传播。不一定非要坚持所谓的传统,也不一定非要知道茴香有好几种写法。

但应吸取“二简”失败的教训,把握汉字改革的“度”。悟出先人不谏、来者不追的道理。

点此关闭窗口

快捷键ESC

手机浏览更方便:

70年代的汉字二次简化,虽然失败,但很多人的姓氏由此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