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前的两种文字,都源自汉字,一个简化汉字另一个繁化汉字

[业界动态] 作者:匿名 浏览次数: 20/06/08 09:03

文字的意义

从人类文明史来说,文字的出现是一个民族进入文明状态的标志。而从信息传递史来说,文字的产生具备划时代的意义,因为文字的产生,可以摆脱人们依靠口耳相传传播历史和信息的状态。不过,文字的创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民族的文字,其实都是源自借鉴。比如拉丁字母体系,衍生了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甚至我国的壮族等少数民族同胞的文字系统,也是基于拉丁字母的基础。

而在远东历史上,中国的汉字也曾向外输出,并对周围的部族产生巨大影响。有学者考证认为:古代匈奴和汉朝作战的时候,虽然不能确定匈奴拥有自己的文字,但是,匈奴的汗廷里面有着不少来自中原的降臣,此外,西域各国也有各自的文字(比如楼兰国的吐火罗文),因此,不排除匈奴使用其他族群的文字进行发号施令。


▲吐火罗文

汉字的影响

不过,在古代远东历史上,中原王朝周围的政权,如果其文字系统是基于汉字基础的话,其态度不外乎是两种模式:

一种是完全照搬汉字。比如古代韩国、以及现代之前的越南。其文字系统完全照搬汉字的体系。因此对于古代士大夫来说,中韩越三国的古书典籍,其实是可以通读的。不过,在当下,韩国和越南也都不再使用汉字了。


另一种则是基于汉字基础上另外创建文字,其典范是日文,和已经无人使用的西夏文和女真文。日文自不必多说,今天给大家讲讲西夏文和女真文。

西夏文

西夏文其实是一种汉字的繁化状态。

北宋宋仁宗在位期间,由于宋仁宗爱好和平不愿意打仗,加之宋朝军队的战斗力相对孱弱,这让割据河西走廊的定难军势力(可以理解成军阀势力)首领西平王李元昊产生了不臣之心。于是李元昊写信给宋仁宗称:自己是北魏宗室后代,也是皇族后裔,因此,自己应该顺应天意,称帝建国,并希望宋仁宗承认。而李元昊在正式建立西夏国、登基称帝的同时,还在文化上进行了去中原化活动。


首先,在服装方面,李元昊也有过“剃发易服”主张:李元昊下令,如果三天之内,西夏全境的老百姓如果不剃发易服,留西夏人的发型、换西夏人的衣服,那么,就一律处死。这个政策让很多没有来得及剃发易服的西夏百姓遭到杀害。

第二大政策就是创建西夏文。西夏文和基于汉字基础上创建的方块字,不过,这种文字笔画很多,也十分难以掌握。比如说“人”字,在西夏文里面,其笔画高达四五笔之多。因此,西夏存在的时候,这种文字仅局限于西夏的知识分子群体。

不过,虽然西夏创制了文字,但是其文化却依旧受外来文化的影响。比如西夏的图书,大多数是外来输入的图书的西夏文版本。比如李元昊信仰佛教、精通佛学,因此,李元昊时代,西夏的学者翻译了大量西夏文佛经。

而西夏仁宗在位期间,西夏的文化建设更是更上一层楼:西夏开设了科举考试,并且大量儒家典籍也被翻译成了西夏文。甚至西夏国史也是使用西夏文进行记录。西夏灭亡的五百多年后,清朝学者编辑《西夏书事》的时候,曾这样叹息:西夏的国史多是用西夏文记载的,这导致西夏灭亡后,西夏的史书难以被人所读懂,从而导致西夏历史出现大量的真空之处。

13世纪,蒙古灭亡西夏,西夏文明受到毁灭性打击。不过,少量的西夏贵族依旧使用西夏文。不过这是一种小众现象,因此,随着时间的流逝,大约到了明朝中期左右,西夏文便彻底成为了没有人能读懂的死文字。

大约到了近代,西夏遗址出土以后,让人感到难以辨识的西夏文,成为了没人能读懂的天书。不过,好在西夏黑水城遗址出土了西夏文和汉字的对照词典,这才保证了西夏文的破译成为可能。

而契丹文就没那么好运气了,很多契丹文因为没有相关的资料辅助破译,导致契丹文中很大的一部分,成为迄今无法破译的死文字。

女真文

女真文的发展和西夏文十分相反。这是一种汉字的简化方向。

很多人认为女真人和满文是一种文字,实际上这种认知是错误的。

女真原本是契丹境内的一个部族,每年向契丹朝贡。契丹天祚帝耶律延禧在位期间,女真势力崛起,而契丹衰落,加之契丹对女真的统治极为苛刻,于是女真人毫不犹豫发动了反辽战争,并建立了金国。

金灭辽的这一战争持续了很多年,最终,在耶律延禧的胡折腾下,契丹灭亡,耶律延禧也遭到了女真的俘虏。随后不久,金朝灭亡了北宋。

不过,金朝从太祖皇帝建立大金,到蒙古灭亡金朝,前后不过一百多年的时间里。这其中,还包括金灭辽、金灭北宋和金朝南宋战争的这些事件。可以说,金的兴起和辉煌其实是昙花一现。

金灭北宋以后,开始研究文字的创建方案。最终,金朝根据契丹文和汉字的造字规律,创建了女真文。女真文的笔画很少,和西夏文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不过,论起书法艺术的话,西夏文对于女真文具备一定的优势。因为西夏文的创建,吸收了汉字中的书法艺术,注意文字的结构美感,而女真文的创制,基本上没考虑这一点。因此时至今日,很多知名书法家偶尔会推出一些西夏文书法作品、西夏文篆刻作品,但是,却很少有书法家会创制女真文的书法作品、篆刻作品。

金朝灭亡以后,女真文也开始成为死文字。数百年后,东北的女真再度兴起,建立了后金政权。后金建立的时候,女真人早就废弃了女真文字。不过,后金的文字创建方案,是采取了蒙古文的文字创建方案,而蒙古文的文字基础,则是基于回鹘字母的基础上。

并且:满文和蒙古文,是可以通读,但无法通译。好比用英语的拼读方法拼读法文和德文,可以拼读出来,但却未必知道是什么含义。

点此关闭窗口

快捷键ESC

手机浏览更方便:

一千年前的两种文字,都源自汉字,一个简化汉字另一个繁化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