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东京来的老照片-中国上海字研所研究片断 所属栏目:中文创造 19年08月02日 标签:

日前上海美术学院字体工作室成立,主办方邀请日本小宫山博史来沪,并作中日两国活字历史研究讲座。本人有幸也被邀一起参加。

事前小宫山先生通过学生戴勇强告我,他近日发现当年上海印刷研究所所长拜访佐藤敬之辅时的二张照片,想来沪时给我看一下。

并说经调查证实照片上佐藤的学生就是浅葉克己先生。啊,是他!本月初他还在上海师范大学参加话动。二星期前又去了台湾,我又从正在台南的上海蔡文超老师的

微信中看到他们两人的合影。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这是我苦苦等了五十三年的最大最惊喜的好消息!我迫切期待早日在沪同小宫山先生会面!

0.jpg

 

这是小宫山先生带来的五十三年前的老照片。照片中正是一九六四年朱文尧所长,去拜访佐藤敬之辅时看他的学生在设计印刷字体。小宫山先生说照片右边被遮去的年轻人,正是他的学生浅葉克己。

 

 这不禁使我想起了当年朱文尧访日的那段往事来……

 我们上海印刷研究所活字研究室成立于一九六O年,当时中日还没有建交,我们工作是设计印刷新字体。由于五十年代引进了日本本顿雕刻机,彻底改变了我国一

直是手工刻铅字的落后传统面貌,有了雕刻机就需要有供雕刻机工作用的锌版,这时就要设计字体原稿。当时工作起步相当艰难,但在所长领导下,很快进入正常设计阶段。

当时我们设计用的字稿纸也是模仿日本的,为此所长朱文尧宣布纪律,我们设计的字稿绝对不许外流,即使废字纸也不能倒垃圾桶。某种意义上是对外保密的。当时

印研所的资料室还订有一些日本的有关印刷期刋供研究工作用,有的还翻成中文刋登在活字室内部的《印刷字体参考资料》上,其中就有佐藤敬之辅的有关文章。一

九六四年四月,朱文尧所长随王益任团长的中国印刷代表团,去日本第十三回印刷文化典参观,并考察先进的印刷机器。全程在日三十多天,其中朱文尧还特意去

横浜拜访了佐藤敬之辅,并向佐藤提出委派留学生事,后被佐藤愉快接受了。事后朱文尧在所内大会上作了精采的访日报告,并带回了佐藤的新作《日本字

计》厚厚的一大本书。又说佐藤接受我们委派留学生,这消息立即在活字室引起巨大的反响。尤其我们作为青年学生理当有机会去日本学习,这不,马上业余报

名学习日语,其中包括年长的徐学成,谢培元更不容说也一起参加我们学习……记得教我们日语学习的老师还是当年留学日本帝国大学毕业的,操一口标准的东京音

给我们上课,而我学习特别卖力,认真,.为此还被老师任命班长……到了平时工作间隙,时不时会去隔壁资料室翻阅有关的期刊资料。一次终于被我看到

报导朱文尧拜访佐藤的文章,时间就在一九六四年的下半年,大概七,八月吧,一本期刋忘了,反正就在订的《印刷界》,《印刷雜誌》,《大日本网版》这三

刋里。在那篇文章的开头左上角有一张照片,中间主角是一个青年学生在用三角尺直线笔在划线,照片的左边有高大的佐藤在看学生工作的身影,而朱文尧则

站在照片的右方。但我所见的这张照片与上面小宫山先生带来的照片略有不同。这是当时摄影师拍摄的角度不同造成的。只不过主角一是朱文尧,而我记得的主角是

浅葉克己。由于刊登照片的杂志还不曾找到,或许浅叶先生自已也不知道曾有文章报导他的工作照片。但不管怎样,照片所记录的中日两国字体设计界,首次工作交

流已在进行了。好在当事主角已经找到,而且现在已是国际有名的设计大师。我想当他知道隔洋彼岸,还有这样一批热心关注他老师的工作同行们,他们一直挂念、

关注着佐藤敬之辅先生,一定也会引起他的回忆共鸣的。在看到那篇文章的当天,我立刻把这惊奇发现告诉室内同,大家争相观看。接着,在工作中我们就努力

学习佐藤的设计理论,并一一在工作中实施。同时,我们的业余时间也开展各种业务学习,又加进日语,书法.等,总之在访日报告的影响下我们的工作更增添了

许多研究、思考、工作总结等,那时上面还号召我们写研究文章……顺便要提一下,谢培元就是在这段时间用近乎日本人的名字“平野”再加帮忙画插图的初伏兄

的名字合起,平野初伏,发表了《经营位置第二中心线》的文章,我们的刋物可惜只出了九期就因文革而中断。后来我对朱文尧访日照片一事一直牢记心中,五十

多年过去了,在与爱好字体者交流,回忆我们过去的工作时,总会说起中日字体设计界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进行交流之事。至于说到那张曾印在脑中永不离去

照片,我总会千方百计委托留日回来的陈嵘,刘庆先生设法日本网上查找这三本杂志,而被告之不曾数字化无法查到……今年夏天我在写《回忆与谢元一

设计印刷字体》一文中再次提到朱文尧访日这事。后被正在留日学习的戴勇强发现,有幸的是佐藤的学生,小宫山先生,浅叶先生都是戴勇强的指导导师。由此经他转告,才有今日之完满结果,在此要向他特别的道一声谢谢!

另外还要提到孙明远先生。早在两年前他就在中央美院与汉仪字库联办的《字道》北京站的印刷工作坊中,担任小宫山先生讲课翻译,而被我关注。巧的是一个月

后、我也被办方邀请为下一站东莞的工作坊讲课嘉宾,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孙明远。记得见面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他过去曾专程去上海拜访过印研所周今才,万

启盈局长,何远裕等前辈,话音刚落,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仿佛我们早就熟识了,甚或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由此我深记小宫山先生,孙明远两位

大名。如今中日字体交流正被日益重视而频繁的交往进行中,我今天写下上面那段难忘的老照片故事,不知各位感觉如何?反正我是得到最大的美满结局!在此再一次感谢以上几位留学生对我的帮助。

1.jpg

这是小宫山先生带来了的另一张照片,并告我说这张是所长朱文尧,特意被邀去佐藤先生家作客时摄的,并问我上面都有谁?因照片人物脸部都为阴暗,一时无从辨

认,后来家,上电脑再仔细查看,好像朱文尧就是图的中间那位,那左一可能是王益团长。

 

 


我和小宫山博史合影,麻烦孙明远先生既为我翻译又当了摄影师,谢谢。

2.jpg

当我知道照片就是佐藤学生浅葉克己时,这时正好他在同台湾的上海美院字体工作室蔡文超老师有一张合影,就被我收藏,转而亮到这里了。谢谢!

 

3.jpg

孙明远老师在现场作翻译

4.jpg

 

 

5.jpg以上两张是这次上大美院东京TDC展览会上发现的浅叶先生的作品

 


手机扫码浏览更方便:
一张东京来的老照片-中国上海字研所研究片断